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44177黄大仙救世网站 > 正文
144177黄大仙救世网站

游戏托假扮美女专坑痴男 无版号游戏实为杀猪盘

发布时间:2019-11-07 浏览次数:

  近日,多家媒体报道称,23岁周某爆料,其6月底面试“游戏网络营销员”岗位,入职成都一家名为“典歌文化传媒”的公司。这家公司安排给他的工作任务,竟是每天假扮美女,在网上搭讪男性网友,与之建立感情,然后诱骗他们玩公司推广的手机游戏“仙梦起源”,往里面各种充值。

  同日,成都市金牛区市场监管、公安以及荷花池街道办等多部门,前往涉事公司典歌文化传媒进行了突查。公司负责人承认,“确实说了让员工以女主播身份,带客户到游戏里面消费的话,但这个是公司其他人教他这样说。”

  在应用商店“豌豆荚”里面,时间财经找到了周某所说的手机游戏“仙梦起源”。该游戏的描述称:“仙梦起源手游是一款可以自由修仙的RPG(角色扮演)热血对战游戏,玩家可以在游戏中修仙、自由PK,结交盟友,开展浪漫的仙侠恋”。

  据周某等描述,网络玩家们可以在“仙梦起源”中求婚、结婚、办婚宴、生宝宝、建立家庭。不过,这些无一例外都要靠充值才能实现。

  典歌文化传媒负责人告诉新进员工:“很多游戏可以在里面结婚、生娃娃、组建家园,我们就打这样的幌子,让客户在虚拟的世界里,能够得到一些心灵的寄托,让他去游戏里面买什么婚纱之类的,光这个东西就是几千上万块,很简单,没什么难度,就看你聊得好不好。”

  公司20多位陪聊员工中,绝大多数是男性。但公司要求,所有陪聊的男员工,都要以女性身份争取和“目标客户”“网恋”。典歌文化传媒负责人称,“你以后的工作,说白了就是托,带别人玩也不是玩游戏,是要带别人到公司的游戏里面去消费。”

  该公司安排一部分员工在探探、陌陌、微信等社交软件上,以女性身份去添加男性网友。双方大致了解之后,这些员工会将公司提供的微信号告诉给这些男性网友,让其加微信成为朋友。而使用这些微信的是另一个团队的员工,周某就属于该团队。这些员工负责每天陪这些男性网友聊天、建立感情,再引诱其去玩游戏、充值。

  有多年游戏经验的吴磊(化名)告诉时间财经,自己也曾被游戏托骗过。即使吴磊较为谨慎,较早察觉对方可能是游戏托,却还是在其引诱之下,多次充值。

  比如,在游戏里,对方有时候一声不吭就送吴磊大量的花。游戏里面送花都是要充值的,而且送完之后,系统会在服务器公告,某某给某某送了多少多花,祝他们白头偕老,诸如此类的。这样,全服务器的人都知道了。送完之后,对方跟吴磊说,“你也送我花呀,怎么能只让我送你呢?”吴磊本想推脱,但又觉得这么做显得小气,只好回送鲜花。

  典歌文化传媒工作人员介绍,只要游戏玩家充值了,那作为游戏“推广员”收入也会水涨船高无责底薪3K,客户充值你就提成,提取充值总额的6%-15%,充的越多拿的越多,有玩家充值70多万元。

  坚持了20多天之后,周某从典歌文化传媒辞职,“不想再骗人,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这种工作让我很恶心,和诈骗有什么区别?”

 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汪高峰律师向时间财经表示,典歌文化传媒这种游戏“推广方式”至少属于民法上的欺诈。此外,需要结合具体证据,判断是否构成诈骗犯罪。具体证据如,首先,要有诈骗的事实即存在诈骗的具体行为。该案件中的犯罪主体是否适格。然后具体行为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进行欺诈、欺骗,如是,就很有可能构成诈骗罪。比如,要辨别该案件中,男的冒充女的,是否构成欺骗。诱导受害方进入网站玩游戏、充值这个是否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等。

  公开消息,4月23日,广州、阳江警方调动近800名警力对花猫互娱公司以诈骗罪名义进行抓捕,共计抓获涉案人员202人,涉案金额1000多万元。据警方官方公告,该公司人员主要是“80、90后”,男性员工冒充女性,利用网上婚恋交友方式结交男性,诱导玩家进入游戏平台进行消费,案件涉及全国多个省市。此次行动中,公司主要人员全部落网,现场缴获作案电脑、手机、诈骗剧本等作案工具。

  6月12日,中国江苏网报道称,钟楼区人民检察院承办了一起网游推广公司采用男扮女“处CP”方式推广“鸣剑风云”等游戏、诈骗消费者的案件。一个月之内,该推广公司的3个小组就诈骗近20万元。

  时间财经注意到,以上涉案游戏都有一个共同点: 通过正常的下载途径,无法找到或下载这些游戏。比如,在应用宝、华为应用市场、小米应用商店、豌豆荚等各大手机应用商店,均无法搜索到以上案件中涉及的“鸣剑风云”等游戏。“仙梦起源”虽然还能在豌豆荚找到,但无法下载。针对“仙梦起源”,豌豆荚在显著位置提醒:“该应用可能存在问题,核查中,暂不提供下载”。

  时间财经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查询,发现以上涉案的“仙梦起源”“鸣剑风云”等游戏均无游戏版号。除了游戏行业竞争激烈的因素之外,这或许是这些游戏采用游戏托这种推广方式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2016年7月1日,《关于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》正式开始施行。该通知称,自实施之日起,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,不得上网出版运营。即自2016年7月1日之后新上网出版运营的移动游戏,必须经过总局审批批准。没有按规定获得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,不得上网向公众提供下载或在线交互使用等出版服务。

  游戏作品在通过出版审批后获得的出版物号,一码中特群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!也是一部游戏作品合法出版后的“身份证号”,被游戏企业俗称为“版号”。只有获得了版号,游戏才可以上线收费,否则只能是不断地免费公测。

  此外,2018年版号审批冻结,或使游戏托推广需求增加。2018年3月29日,《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》发布,游戏版号审批工作暂停。该次版号审批冻结持续了9个月,到2018年12月重启审批。

  关于花猫互娱的案件,报道称,“游戏GS(game sales,游戏推广)”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在玩家和游戏公司中争议颇大的运营手段。最为常见的一类手段,就是为了刺激大额消费,排行榜上通常围绕一个真实玩家会出现几个做假的,让玩家在游戏中持续感受到竞争压力,为了保持服务器排名玩家不得不进行更多的充值消费。另一类,是在游戏拉新玩家方面,游戏公会推广员在传奇类游戏中颇为常见,据了解,这些男扮女的推广员通常可拿到玩家消费额的5%-10%。

  伴随着国内游戏公司、应用商店竞争的白热化,游戏公会成为了一个灰色的存在,游戏公司既厌恶游戏公会压榨企业、拿消费回扣的行为,又在自己游戏用户消费力不足、玩家不够之时,对GS运营、游戏公会青睐有加。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中,国内已出现了年流水过亿的大型游戏公会运营公司。

  游戏公会最初只是游戏里面的“群”。吴磊(化名)告诉时间财经,sogouinput能不能删除!很多游戏里面都有游戏公会。游戏玩家玩到了一定等级,就可以创建公会,招募成员,成员们一起在群里讨论游戏的玩法、攻略,组织游戏活动,做任务、建设公会等。公会越厉害,能反馈给成员的东西就越多,比如可以领“俸禄”、获得公会技能等等。

  只是后来,游戏公会逐渐商业化。2014年8月,中国青年网报道称,中国顶级游戏公会联盟(简称Vtop)将正式公司化运营,探索游戏公会发展新模式。

  手游公会界“大佬”、杭州遥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谢如栋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称,国内游戏公会的商业化大约是2004年左右开始的。当时传奇免费之后,盛大推出了推广员系统。在推广员系统推出之前游戏中玩家间还是比较纯洁的关系。2014年左右,做公会的人越来越多,主要是因为门槛低,拿到CPS(网络营销外包服务)的包就可以做。游戏公会最赚钱的时候是2014年第四季度,那个时候手游产品还不像2016年那么充值打折。到2016年,市场上有上万家的游戏公会。